http://www.lvyouchan.net/

发个朋友圈都要算成高价软文!丁晟PK光线揭开电影宣发的脏乱污

《英雄本色2018》在上映3个多月后,关于“英雄”的故事仍在传续,只不过战场从戏里转移到了戏外。

“投资方支付的2700多万元宣发费和1000万票补款,是怎么花的?”5月2日,《英雄本色2018》导演丁晟在新浪微博发文,公开叫板影片宣发方光线传媒,质疑其宣发和票补款项的具体去向,并“请拿到阳光下”。


▲丁晟

随后,光线传媒予以火速回击,虽然回应及时,但被认为“很匪气很暴力”。亦有网友表示,既是合作就没有什么不能拿到阳光下好好掰扯的,即使宣发不背票房不好的锅,这也不应该是本糊涂账。


“耿直boy”捅破宣发窗户纸


这是一场由宣发引发的公案。

“作为导演,本不该趟这事,但是,对十几家投资方对我的信任,我必有所交代。”5月2日午间,曾执导了《解救吾先生》、《大兵小将》等影片的导演丁晟在微博发布题为《光线,请拿到阳光下》的长文,称“有些事拧巴,不理过不去”。为此,他还特意@了光线传媒。



“这事”是指由他执导、于今年初上映的电影《英雄本色2018》的宣发一事。丁晟在文中称,2017年初,《英雄本色2018》杀青不久,光线主动提出要宣发此片,“我顶着许多压力,把片子交给光线。”

一年过后,不谈票房结果,丁晟想问光线的是:“投资方支付的两千七百多万宣发费和一千万票补款是怎么花的?”丁晟称,他多次与光线方面交涉,要求后者提供花费明细,“没花完的,请退回来”。但光线方面只称钱都花完了,要求看明细的诉求一个多月无回应,且表示“要求太过分”。

具体来说,丁晟要光线“拿到阳光下”的两大款项明细包括,投资方支付的宣发费明细、每次发布会的具体费用、每家商务合作的合约、新媒体传统媒体花费明细,以及硬广投放合约、异业合作合约、路演花费明细;投资方支付的票补款花费明细、售卖期间每天的补贴和活动截图、全国各影院每天的票补出票量、票补款的交易订单、分影城的补贴数据。


▲《英雄本色2018》海报


“既然你我对信任二字的理解不同,是时候换种方式交流。”丁晟也曾向媒体透露选择这样的方式“真的是迫不得已”,“因为我觉得别的方式沟通,他们太强势,没有得到结果的希望。”

以拍摄硬汉电影成名的丁晟,行事风格一向较为耿直。早在《英雄本色2018》上映时,他就曾在微博长文《我碰了经典,怎样?》中直言:“不要把我和吴宇森导演比,我是匠人,他是大师,没可比性。”

丁晟此次微博“求救”,获得了众网友强势声援。有网友表示,英本的宣发太凄惨,宣发物料等于没有,很多影院几乎是零宣传,连一张海报都没有,“很明显地不想卖这部片子”;排片简直惨不忍睹,排片影院的地段、时段也都非常不友好。也有网友称,丁晟此次发声是等到电影下线才说,不炒作,有本分。


光线回应被指“很匪气”


在丁晟发文仅仅过了三小时后,光线传媒就迅速作出了回应,但不乏“回呛”之感。

“非常理解丁晟导演对于本片票房不理想的焦虑,我们认为影片涉及的各方都力所能及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光线方面在回复中表示,《英雄本色2018》由北京文化与青春光线影业联合发行,根据青春光线与北京文化签订的联合发行协议,宣发成本在双方共同确认的情况下,由青春光线执行。宣发工作业已完成。



光线同时申明,按照合同约定,青春光线履行了合同义务。除此之外,“光线没有权利和义务向任何第三方披露包括宣发明细在内的任何信息和资料”。

光线方面还认为,影片的票房是由影片品质和宣发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中影片的品质是根本。“我们不愿意看到,票房好的影片都归到影片品质好,票房不好的都让宣发背锅的行业怪象,以现在中国电影市场和观众成熟度来说,任何好电影都不会被市场和观众辜负。”

从光线的回复来看,很是“义正言辞”,尽管也有宣传公司工作人员私下表示,光线这番话说得硬气,道出了他们作为“票房背锅侠”的苦衷。但是,有网友依然表示“很匪气很暴力”。也有网友调侃称,别再说什么甲方是爸爸了,光线传媒告诉你,乙方也是爷。

成立于1998年的光线传媒,应该不差钱,2017年其营业额已超过18亿,也曾有其参与发行的《泰囧》、《致青春》等现象级影片为其辉煌背书。但类似《英雄本色2018》这样的宣发“事故”,并非光线第一次遭遇。



早在2013年,光线与由熊欣欣执导,曾志伟、黄日华、梁咏琪等主演的《光辉岁月》就曾闹出过上映后立即停止合作的“丑闻”。片方指称,遭遇了“与投资规模极不匹配的排片场次份额”,并且宣传物料投放不到位、观影活动不足、安排的放映场次时段也多为中午和早上,执行力度差等宣传问题。

彼时,光线的回应是,《光辉岁月》作为港片对主流观众吸引力不大,当初是因同情才接下代理,并制定了完善宣传计划。策划与执行也丝毫没有怠慢,是因为遇到制片方阻力才导致宣传结果大打折扣。

如此轮回,何其相似。


“账目大战”援军在路上


《英雄本色2018》是根据吴宇森1986年经典电影《英雄本色》改编而来的警匪题材电影。该片由王凯、马天宇、王大陆等主演,于2018年1月18日上映。

猫眼数据显示,该片首日票房1013.4万元,首周票房5066.6万元,累计票房6306.6万元。从营销数据看,影片物料数量为13条,物料播放量为4547.3万,微博话题数19个,话题讨论量为3996.4万。豆瓣评分仅4.9。


▲有一说一,《英雄本色2018》的成色并不尽如人意。


而在影片6024.5万的分账票房中,除去影院拿走的52.27%,合计3149万元,最终到片方手里的票房只有2215万元。根据丁晟在此前所透露的,投资方付给光线的3700万不仅超过了票房的一半,甚至还远远超过了片方最终到手的票房。

公开资料显示,《英雄本色2018》由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耀莱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酷仔(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10余家公司联合投资,投资额至少过亿。发行公司显示为,天津猫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


▲《英雄本色2018》基本信息概览


而北京文化在2017年曾发布公告称,接受《英雄本色2018》投资方的委托,负责该电影的宣发,并垫付宣发费用2000-3500万元。这些资料或可表明,北京文化是该影片的投资方兼宣发方。

有时候眼睛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真相。5月3日,北京文化即发布声明称,“除依据联合发行协议约定向光线传媒支付本应垫付的宣发费用以外,未参与实际宣发工作及宣发费用的支出。”



此外,《英雄本色2018》另一出品方——酷仔文化董事长陈定岭也发布声明,要光线影业提供宣发结案,“包括由投资方付至光线影业的2774万元的宣发费用的详细支出明细,及票补费用的详细支出明细,请提供相应支出的凭证,包括但不限于合同、发票、收据等。”

海上影业也在官微发声力挺丁晟的“较真儿”,并“强烈期待将此次影片宣发过程中所有因‘不透明’而引发的争议都暴晒在阳光底下”,“这不是一个人、一部片的抗争,这是为所有曾牺牲在不公正待遇下的导演和作品的抗争。”

对于光线传媒的强硬回复,丁晟则表示,“光线回应的声明避重就轻,含糊其辞,不尊重合作者,并且在影片宣发过程中就是如此。”


宣发明白账怎能靠信任埋单?


事实上,关于电影品质与宣发作用的争论一直存在。一方面是片方数落宣发方办事不力,另一方面则是发行方抱怨片子不好就让宣发背锅。

曾有业内大佬总结,内容决定一部电影票房的上限,宣发决定了其下限。一年上映800部电影,真正能够打穿渠道的只有1%的头部内容,剩下790部都依赖于宣发。



至于电影宣发费用的支付方式主要有两种,或由片方支出,或由宣发公司先行垫付,后期再进行结算。对此,有行业人士指出,无论何种方式,宣发公司都会从中吞食相当可观的一部分收益,甚至在一些情况下,宣发费用并未实际落地,而是直接转化成了宣发公司的利润。

说起宣发费用的去向,从丁晟索要的明细清单中,即使外行人也能略知一二。尤其在这个互联网+盛行的年代,新媒体的投放“疗效”被放大,但投放途径也不乏乱象。有业内人士就爆料称,某些宣发方老板把自己发的朋友圈都算成了高价软文。

早前有数据显示,宣发方会拿走影片票房的5%左右,甚至更多。但在制作与宣发日趋紧密结合的新趋势下,有人表示,必须提防制作成本与宣发成本的混淆,小心某些费用“一不小心”就被扣除两次,所以合同中的查账权利千万不能被漏掉,而且一定要在项目、费用以及时间上都尽可能地细化才比较保险。


▲撒出去的银子,有谁能像发哥这般潇洒?


“这场争议本身是有积极意义的,证明宣发费必须要花,而且还要花在点上,能促进行业更加规范。”有律师表示,今后从业者在宣发策略的制定和执行上,一定会变得更加谨慎。

亦有评论指出,通过此次事件,受伤害最大的或是导演与宣发公司之间的信任感。信任曾是这个行业的基石,但丁晟和光线之间的信任危机公开化,会让其他导演在和光线合作的时候变得谨慎一些,毕竟谁都不想让自己的电影因发行问题而毁掉。

与此同时,市场不透明带来的隐患也再次显露出来。尽管宣发方跟制片方一样,很多时候都有自己不可言说的秘密,但中国电影若想走的更远,除了私人间的信任,全行业更需要契约精神。对于宣发方而言,拿了钱就要为甲方负责,哪怕是个烂片也要认真做好服务。

如是,就没有什么是不能拿到阳光下的。